什么是农民眼中的美好生活

职场故事 阅读(1314)
千亿国际登入

农业和农村农民问题是与国民经济和民生有关的根本问题。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们对改善生活的日益增长的需求与不充分的不平衡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解决了发展不平衡不足的问题,要求我们更加重视“三农”工作,更加关注农村。没有农业和农村地区的现代化,国家就不会现代化。没有农村的复兴,中华民族就不会有伟大的复兴。

在农村振兴的背景下,农民对美好生活的要求不仅关系到农民自身的特点,也关系到社会变迁对农村社会的影响,与农民的流动性特征密不可分。

那么,农民眼中的美好生活是什么?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期望是什么?信息传播对为农民设计更美好生活的过程有何影响?这些都是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理论课题。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李红艳在《学术前沿》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对农村振兴过程中公众最关心的问题作了鲜明的回应。

关于农民眼中美好生活的两个研究视角

对农民日常生活的逻辑研究:“生活”直接对应于农民自身的再生产,家庭再生产,社会关系和生命意义的再生产。幸福指数测量:通常有两个研究方向。一是探索影响幸福的客观因素,包括生活质量和各种人口变量;另一个是从个人的主观和内部角度来解释。

个体农民面临的三个共同矛盾

件之间的矛盾。政府部门和相关机构提供的就业信息或就业培训内容与农民就业需求之间的矛盾。农民思想与公民身份迫在眉睫的矛盾。

信息传播与农民美好生活的实现路径

在农民的生活中,新媒体已成为传播信息和表达日常生活情感的日常工具,已成为农民未来设计美好生活的重要中介。

结论

当农民开始摆脱原有的农村社会秩序时,流动中个人与家庭之间的关系成为他们选择职业和未来生活目标设计的主要动力。无论是留在农村还是在城乡之间流动,村庄本身的变化都是农民设计美好生活的理想前提或理想。信息传播在个体农民的个人生活设计中发挥着核心作用。

在《工作与时日神谱》中,Hesiod(1991)描述了一些美好的日子,指出这些美好的日子对地球上的人类来说是一种恩典,其余的日子也不会很吉利,因为这些日子是难以捉摸的不确定的,不能给人类带来任何东西。然而,这些美好的日子不仅仅依赖于神灵,还依赖于劳动力。从那以后,希腊哲学家们从不同的角度探讨了“人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阿拉斯戴尔麦金太尔认为,古希腊将人们分为自然人和社会人,并从社会生活的话语中引入自然人。他们认为自然人的前提是存在某种社会秩序。社会人士的资格意味着清楚地了解特定的社会秩序,以及对个人应该接受什么样的政治生活的某种预设。同样,在古代中国经典《论语》《庄子》和《道德经》中,描述了个人日常生活的理想状态。

c572635be71e46908e9f676cb9747e08

那么,农民眼中的美好生活是什么?与此问题相关的研究,国内外学者关注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农民日常生活逻辑研究和幸福指数测量两个方面。

就第一个观点而言,“生命”的概念被认为是一个总结农民日常生活特征的词汇。陈辉(2011; 2012)认为,“生活”直接对应于农民自身的生育,家庭生育,社会关系和生命意义的再生产。它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且是一套道德,包含一个独特的中国农民。生命逻辑集。生活也是从出生到死亡的生命过程。这是一个基于人,金钱和礼物的家庭生活过程。简小英和谢小琴(2015)认为,以“生命”为中心的农民生活价值是生命本身,而不是生命,乡村生活系统是农民“生活”行为逻辑的叠加和延续。在这个过程中,村庄的秩序和价值不断产生和再现。

件的影响,但更多地依赖于政策环境和政府治理,以及对未来幸福生活的信心。缺乏影响力会极大地影响当前的幸福水平。

b0794e273ace4c53a7ada776668f0545

首先,美好生活是一个难以定义的概念,因此本文描述性地定义了农民的生活设计。其次,本文中的个体农民不同于家庭中农民的概念。具体来说,经过作者的研究和观察,改变的农民的美好生活是以专业为基础进行“规划”。因此,本文从美丽的职业理想计划入手。就专业的良好规划而言,在培养农民就业观念的培训中,发现个体农民通常面临三个共同的矛盾:

件之间的矛盾。例如,作者在2012年的调查中发现,许多村民拥有驾驶执照并在家购买车辆。但是,出境旅客没有法律许可。加入网络汽车平台后,他们觉得驾驶和行动自由受到太多限制。极限。

第二,政府部门和相关机构提供的工作信息或职业培训内容与农民就业需求之间的矛盾。一方面,就业机会和就业信息不符合40岁以上男性的需求;另一方面,许多农民希望政府帮助他们解决就业问题。

第三,农民的思想即将成为公民之间的矛盾。例如,在这场冲突中可以看到从某个地区收取物业费的故事。由于社区是由当地政府建造的社区,该物业由政府管理,拆迁前的大多数房屋都是空置的。然而,由于拆迁,许多村民在社区租房或买房。社区开始收取停车费,每月1600元。农民认为即使支付停车费,财产也不对车辆的安全负责。为什么还要付钱?农民没有习惯支付房产费和购买停车位。因此,很多农民都有很好的意见。这是居民和财产之间的游戏过程。

在作者的研究数据中,可以发现农民对该专业的良好规划有三个特点:一是你不必上课,你可以在中午回家休息;第二是你不必加班;三是每月工资5000元左右,节假日补贴。这种理想化的良好计划与农业生活方式之间存在某种相关性。但主要是因为农民不了解城市就业市场,而依赖政府的想法更为严重。

简而言之,良好生活的理想概念设计是基于农民的职业规划。对于占有者和留守者来说,集体个人主义和家庭式个人主义发挥着更加突出的作用。的性格。因此,作为一个农民个体,在美好生活的愿景中,更多的是基于家庭支持和政府依赖的设计,缺乏对个人生活与社会生活之间关系的认识,导致他们超越职业仍然存在在未来的生活需求中缺乏主观思考。在研究中,作者发现当代中国社会乡村文化的再生产具有行政,自组织和重新排序的特点。虽然农村文化的表达主要是农民的代表,但文化的领导者不是农民。本身。

柯克约翰逊认为,媒体在农村生活现代化中的作用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其四个过程:民主化,消费主义,城市建模和语言霸权无处不在。自21世纪以来,移动媒体几乎已成为中国农村社会的主导媒介。新媒体已成为传播信息和表达农民生活中日常生活情感的日常工具。

根据作者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新媒体已经成为传播信息,表达日常生活情感和农民未来改善生活的重要工具。

434696475de847ecabc1052739284197

农民的网络依赖性与其年龄和学历显着相关,与性别,职业(无论是传统的农业生产者,还是农村干部和文化成员)无关。换句话说,信息传播对农民日常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信息已经成为农民未来改善生活的重要中介。

从论文的三个层面可以看出,随着历史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农民对美好生活的要求逐渐明朗。

首先,改革开放以来,当农民开始摆脱原有的农村社会秩序时,流动中个人与家庭的关系成为他们选择职业和未来生活目标设计的主要动力,生存标准和职业标准的选择。在某种程度上,它们是在设计更美好生活时对其当前生活变化的经验叙述。

其次,无论是留守村还是城乡之间,村庄本身的变化都是农民设计美好生活的理想前提或理想。在这个理想的预设中,农村生活,无论是现实还是记忆,都是他们未来美好生活的背景。这种背景是老一辈农民的经验记忆和情感关系。对于新一代农民来说,这是一种怀旧的记忆和文化情感。他们的设计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具有国家和城市中农业社会的节奏感和空间预设,以及未来对未知的风险感,这种风险意识是以返回国家为基础的。

最后,信息传播在个体农民的个人生活设计中发挥着核心作用。无论是移动还是留守,信息体验都成为他们与生活世界联系的方式。在设计过程中突出了当地信息经验与外国信息经验之间的冲突,以求更好的生活。这种冲突与融合始终存在于农村社会未来的变迁中。

在信息时代,农民的个人生活规划是在制度约束,历史背景和家庭影响的约束下进行的。但是,作为一个农民,其主体性有一定的恢复。自我主体性成为他们在制度学科中处理个人主义的制度约束的方式。这种反应所呈现的紧张,以及大小传统的解释模式,以及国家与社会之间相互赋权的概念,还有一定的距离。中国农民的美好生活设计超越了公民与村民之间的重要分工,形成了新的社会现实。这种新的社会现实需要进一步观察和探索。

《学术前沿》2019年20日

《什么是农民眼中的美好生活基于乡村振兴视角下的思辨》(微信有截断)

作者: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李红艳

周玉玺

张杰

愿景:王洋